趣赢彩票-趣赢彩票平台

一些惊弓之鸟的人在变卖之中此时已非最好的收

 得为自己考虑了,先把细软转移出去,寻摸下家才成。
 
    曹家,恐怕很快就要树倒猢狲散了,这时也不必要和九夫人维系这种关系。
 
    曹韦陀看了一眼,桌上放着合卺酒和几样小菜,床上合衣躺着第五凌若,灯光之下,佳肴与美人,皆是秀色可餐。
 
    他走到桌前,抓过酒壶,也不斟杯,直接对着壶嘴儿咕咚咕咚一通畅饮,一壶酒喝个干净,空腹中一团火热,胸中那口闷气这才舒缓了一些。
 
    榻上,第五凌若依旧静静地躺在那儿,她没有被捆束着,却也没有什么挣扎。有了生活追求的方向,才有挣扎前去的动力,她已失去了未来,也没有了方向,此时就如行尸走肉,反抗了又能如何呢?
 
    瞧她那副样子,满腹郁闷的曹韦陀气就不打一处来,冷笑道:“还在等你的情郎来?男儿在世,皆有所求。情情爱爱,就像这酒,只是调剂,有则有矣,没有,又有什么?生死,打不垮你的冰哥哥,可是功名利禄,富贵荣华呢?”
 
    曹韦陀摇摇晃晃地走到榻边,看着灯下那姣美的容颜,可人的身段儿,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,伸出手去,扯她腰间裙带。纤腰不堪一握,裙带系了个合欢结儿,仿佛就把整个腹部都占住了,小小的人儿,小小的身子,实是堪怜。
 
    “刚刚七夫人劝我说,你很宠我呢,今儿操办这场面,为了一个妾,已是难得,而且目下又是极其拮据的时候,前边酒席宴上,你的部下牢骚满腹,大打出手。我没猜错的话,你快自身难保了吧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的声音有些空洞,那是因为缺少感情而致。
 
    声音依旧稚嫩、清脆,但是却多了几分冷冽。
 
    曹韦陀怔了一怔,有些恼怒地看着她: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小丫头,老子要整治你,依旧易如反掌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依旧呆望着帐顶,冷冽地道:“女人,再如何美丽的女人,于你而言,其实也无甚特别。你不缺女人,但你……显然缺少一个高明的账房,能帮你钱生钱的高手账房。”
 
    曹韦陀失笑道:“那又如何,难不成,你要做我的贤内助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的目光缓缓转动,定在曹韦陀的身上:“我做你的妾,但你别碰我。你的难关,我帮你!”
 
    曹韦陀惊讶地看了她一眼,忽然捧腹大笑:“哈哈哈哈,今儿晚上,哈……我这糟心事儿是一……一桩接着一桩。你这小妮子,终于给我找了点笑话来。哈哈哈,你帮我,你拿什么帮我?我把你捧成长安第一名妓,靠你的缠头之资帮我过难关吗?哈哈哈,真是笑死我了。”
 
    曹韦陀大笑,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依旧很淡定:“赚钱的方法很多,人弃我取,人取我与是一个极好的手段。眼下,皇帝刚刚回京,西市里还有许多要出兑出售的店铺,你库房里攒的那些钱,也不过就是坐吃山空,为什么不拿来兑下那些店铺。
 
    最慢,三两个月,人心就能重新稳定下来,朝廷也不会坐视天下第一大市如此萧条,那时候,你投在这些店铺上的钱,至少可以翻上一倍。三个月,翻一倍,不比你守财奴似的放在库房里好?”
 
    曹韦陀呆呆地看着她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“同样的道理,城中有许多民宅也被一些惊弓之鸟的人在变卖之中,此时已非最好的收购时机,但可以确定的是,用不了多久,还要大涨。皇朝甫立,就算没有这一跌,也一定会持续上涨,干嘛不趁机买下来?
 
    尤其是,地段!必须是地段!最好地段的地,务必买下来。如果有朝一日你倒了,甚至靠着它,就能东山再起!”
 
    “听七夫人那意思,你是得罪了权臣了?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得罪了人,就没办法修复关系了?就算真的没办法修复,难道就没有办法再去接交另一个权贵,来为你遮风蔽雨?这些事,蠢人跑上十趟,送上千金之礼,未必打动人家。高高在上的庙堂诸公,所求所需,岂是你我凡人以为重要的?只要能投其所好,何不可克?”
 
    听着第五凌若的侃侃而谈,曹韦陀终于忍不住了:“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。可你似乎忘了,要做这些事,依旧还是需要钱的,眼下就需要。我是还有钱,但那是以备不时之需的,岂能全都投出去。三个月,等到三个月后,我的人恐怕要造我的反了。至于你说的结交权贵,越是大人物,越非短时间可以攻克的,而我得罪的人,不是比他更大的权贵,于我毫无帮助。”
 
    “要让你手下嗷嗷待哺的人耐心等你三个月,甚至等你一年,其实并不难。只消一个小小的法子,就办得到,只是你想不到。要找到一个可以有助于你的大权贵,其实也不难,攻克?为什么要攻克?你想错了办法。”
 
    曹韦陀急进一步,道:“那我应该怎么做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目视着他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许久许久,曹韦陀恍然,又退了一步:“好!我答应你,只要你真能帮我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缓缓坐了起来,如一朵冰雪中冷冽的莲花:“那么,请你出去。我想休息了。”
 
    曹韦陀倒也光棍,转身就走,他走到门口,握住障子门的把手,忽然又回头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我现在,倒真有些钦佩你了。你的情郎那般对不住你,你居然还费尽心思为他守节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的眸中没有一丝情感,冷冷地道:“你错了!我只是,特别恶心你们男人,见了就想吐,又怎能让男人近我的身?”
 
    …?”
 
    随着一声娇叱,第五凌若急急下了步辇,这一刻,她已完全忘记了李鱼还不确定与她的情郎有什么关系。但就是眼看着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,在刀网下挣扎,她心中一急,就全然不顾了。
 
    一辆大车驰来,
 
    一张大网抛下,
 
    眼看着,就做了一对同命鸳鸯……
 
 第390章 执子之手
 
    李鱼的意识一阵恍惚,再清醒时,一张大网已当头罩来。
 
    之前被李鱼一脚踢得蛋蛋爆胀的那个杀手,扔出大网,罩向李鱼的时候,视线也恍惚了一下,那感觉,就像鱼在水中游,而他手中的渔叉刚刚入水,刺破水面,一眼看去,水面之下的鱼儿与原来的位置微微有一些错位的模样。
 

相关阅读